此人很懒

勇利似乎总是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_易稚.:

abo设定
Alpha维xBeta勇
有生子梗  求婚梗
小短篇一发完   私设多如狗
HE
—————————————————————


"胜生先生,恭喜您,您怀孕了。"


胜生勇利。25岁,作为一个自称随处可见的滑冰选手。此时此刻捏紧了手中的报告单沉默着。


半晌之后,"医生,"他开口,"如果我想生下这个孩子,我会有多大的几率会出现意外?"


医生抬头,看着平静的说出这句话的男孩子眼中却迸发着惊人的光彩。






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2017年的GPF大奖赛也终于结束了,共同竞技的维克托与勇利分别拿到了银牌与金牌。


一个新的赛季终于结束了,留给两人喘息的时间,即将到来的是一年之中难得的假期,维克托将一件困扰了他半个月的事情提上日程——送胜生勇利去做个身体检查。


倒不是说勇利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只不过在大奖赛前夕他总是嗜睡,挑食。嗜睡倒还好,可挑食却让维克托无法理解。因为他给勇利的外号就是『小猪猪』,打死他也不相信胜生勇利会有挑食的这么一天。


然而勇利本人却不以为然,据他所说的"反正我的心理素质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推断,他无比相信自己的意外状况是由大奖赛临近导致的紧张引起的。


但是维克托实在是不太放心对自己的健康从来都不怎么上心的自家恋人,威逼利诱几次让勇利去检查一下,勇利终于被他磨的受不了的时候勉强答应了一定会在大奖赛结束后去医院。


"勇利,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吧,否则我怕你偷偷临阵脱逃哦。"银发男人按住勇利的肩膀,微笑着施加压力。


"不!用!了!维克托!我又不是那种人!就一个体检而已!我会好好做完的!然后让你看清检查结果证明我完全没事的!"勇利把肩膀上男人的手扒拉开,"尤里和雅科夫也在等着你讨论下一年的计划吧,赶快去哦要不然尤里又会踹你了"他指了指自己"也有可能连我一起踹。"


看着维克托终于妥协走向冰场的背影,勇利松了口气。他其实并不是对自己的身体出现的状况一无所知,相反的,他早就有所察觉。轻轻的捂上小腹,他觉得他确实应该去确认一下了。


拿到体检单的时候勇利甚至可以说是如释重负的,他此刻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还好现在维克托不在。』因为维克托的话,肯定又要大惊小怪了。


因为他,胜生勇利,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选手,是一个生育率极低的Beta。


不仅仅是生育困难,更主要的是伴随着生育超高的死亡率,他没有把握可以完全幸免于难。


这个孩子,他就算是再困难也要给他生下来!
不过还好有胜生家的buff加成,只要护理好了就一定会没事的!


想想未来的维克托肩膀上顶着一个小团子,小团子手里抓着维克托本来就不太多的银发,父子俩笑着闹着,夏天一起吃西瓜,大手拉着小手一起漫步在长谷津沙滩上,冰凉的海水偶尔漫过脚踝,淹没了沙滩上一大一小的两串足迹。


又或者是冬天在圣彼得堡,打开家门后,两个人带着笑容和红彤彤的耳朵冲了进来,一边大喊着"好冷好冷"一边又想拿着玩雪的工具重新冲出去。


这样的生活该有多好。


胜生勇利深爱着维克托,已经十几年了。他不想维克托有任何一点的遗憾。


他比任何人都想要这个孩子,即使是维克托阻止也没有用,看似谦卑脾气好的不行的日本青年在此刻激发出了他一直让维克托都头疼不已的倔强。


用美奈子的话说"勇利虽然看起来脾气很好,但是却是轻易不会改变自己的那种人。他呀,倔的时候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是告诉维克托还是不告诉他?
勇利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就跳出了这个想法。


果然...还是告诉他吧。
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不太好吧???


勇利回到家就发现维克托正在厨房忙碌。


"勇利你回来啦!今天检查的结果怎么样?我特意做了奶油蘑菇汤哦!去洗手吧马上开饭!"维克托百忙之中探出头朝勇利说道。


"那个...维克托!"勇利站在玄关前。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维克托的脸也渐渐沉了下来,看着勇利严肃的表情,他也只能叹口气"脱了鞋,坐下说。"


"我怀孕了。"


维克托的眼睛倏然睁大,"什么?"
还没来得及狂喜,维克托便是被浇了一桶冰水一样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勇利,我不同意留下这个孩子,他..."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克里斯打来的,他来问问维勇夫夫要不要参加滑冰选手小型私下的庆功宴,"都是自己人没有外人,还有尤里和阿尔京、披集,还有其他人还没来得及问,我还是蛮希望你们俩来的,毕竟是冠亚军,你们不来这可纯粹就是几个大男人喝酒算不上庆功宴了。"


维克托开了免提,目光看向勇利,刚准备说他们不去的时候勇利却点点头,大声答到"好啊。"反正到时候他只要以酒量不好为缘由不喝酒就可以了。


"OK那就晚上见啦。"


挂了电话之后勇利对上维克托有些生气的目光,率先开口"我今晚只要不喝酒就好了嘛。至于生孩子完全不必担心,我们家都没问题的!"


总算说服了维克托的勇利也算是松了口气。不然接下来的时间倒是真的有可能再也不能像这样出来玩了。


在各位男子汉的酒量攻击下,推脱自己酒量不行的勇利把"我还要送维克托回家"这个大杀器搬了出来,众人总算堪堪停手,不过又不用开车酒量又不错的维克托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克里斯甚至建议他把勇利应该喝的酒全部喝掉。


总算把喝醉了就脱衣服跳上来抱着自己不撒手的维克托拽回家,勇利想想他们走的时候的情景,屋子里面的人至少没有穿着上衣的,克里斯那家伙竟然叫服务生把盘子收走,之后跳上桌子大秀舞技。看起来似乎没有钢管他还挺不高兴的。


一群醉鬼也蠢蠢欲动,完全没人想要拦着克里斯,要不是他把维克托拽走,维克托甚至也准备上去陪着克里斯瞎胡闹,尤里抱着酒瓶子阴沉着脸看起来是要打人了,也不知道奥塔别克能不能拦住他。


... ...希望不会发生血案吧。
勇利心想。


维克托却在第二天趁勇利没注意偷偷用"我有一个关乎人生幸福的大事件需要商讨"的命题,把大家叫了出来。


"到底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尤里实在是看不下去这片诡异的气氛,率先出声。"你现在能不能赶快把这幅碍眼的死相给我收起来。"


"勇利他怀孕了。"维克托声音有些难以察觉的疲惫。


"...那不是很好吗!勇利很喜欢小孩子,你们俩也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克里斯拍拍维克托的后背,在座的所有人此时此刻也都充斥着差不多的情绪。勇利怀孕了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但是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一点都不想,我希望马上打掉他。"维克托打断了克里斯。


......


"喂!你不是想玩弄勇利之后不负责任吧?我跟你说你真的想要那样的话我可不会顾及往日情分第一个打断你的腿!"尤里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握紧拳头似乎下一秒就要往维克托脸上招呼去。


旁边的奥塔别克一手按住尤里的肩膀安抚他一手轻柔的掰开他的拳头。"听听维克托怎么说的",想了想补了一句"要是真的,我帮你一起揍他。"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了维克托身上,只有一旁始终没说话的披集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


"我差点忘了勇利..."


"没错,勇利是个Beta。"维克托回答道,"你们知道的,Beta的生育率有多低,更重要的是,勇利坚持要生下这个孩子,他有多大概率在手术台上就...我甚至不敢去想。"


众人沉默了下来。消化这个无比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我也知道勇利是怎么想的,他太想有一个孩子了,我也很想有一个孩子,但是,在这两个选择之间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勇利,我宁愿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也不想让勇利有任何闪失。"维克托挫败的低语"勇利他似乎总是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啊...维克托,虽然不太想打断你这种沉迷悲伤无法自拔的气氛...可是勇利真的没跟你讲过他的基因?"披集眨了眨眼。


所有人抬头看向他。


"不是吧你们全都不知道?"披集咽了咽口水。"勇利他们家族所有的妈妈好像都是beta...先天种族优势,只要护理的好就没什么大问题,不会比Omega差到哪里,反而因为身体素质的原因恢复的更快。"披集摊摊手"不过具体的我也不太确定,只是知道个大概。"


现在所有人盯着维克托的目光中充满了"你作为恋人竟然还不知道你恋人的身体怎么会有你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啊"


维克托满脸的伤心立即消散,他似乎突然明白了勇利所说的那句"我们家都没问题!"是什么意思了。


于是本来是维克托希望众人帮忙出主意打掉孩子的场面瞬间就变成了"声讨维克托作为准爸爸不负责任"的大会。


季光虹终于看不下去了。
"在这之前难道不应该赶快求婚结婚吗,不然等等勇利肚子大了怎么办?等到孩子出生不会太晚了吗?"


一度混乱的场面瞬间鸦雀无声。


维克托击掌。"对啊!各位!麻烦大家帮我想想主意吧!"




长谷津的春天比起圣彼得堡真是暖和的不像话。


樱花花瓣纷纷扬扬的掉进河水里,悠闲的慢生活让勇利觉得恍若隔世,每一年都是在训练中度过的,好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生活了。


"勇利,如果我今天晚上五点半还没回来的话,记得让去海边找我哦。"维克托早上出门时对还在被窝里蜷缩着不愿意起床的勇利说。


"好的。"勇利下意识回答,在被窝里睡了会儿回笼觉才突然反应过来"唉?维克托去海边做什么?"


"喂?美奈子小姐?晚上能帮我陪着勇利吗,不然我不放心。"维克托一边向着海边走一边拨通美奈子的电话。
在得到了对面的保证后,维克托终于抬头看着沙滩上的一堆人,微笑。"大家都到齐了?"


"勇利,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东西没带我先回去拿,你自己可以的吧?一定可以的!"


勇利看着美奈子小姐飞速跑开非常疑惑。
"我是什么... ...洪水猛兽吗?"


春天的白昼不是很长,临近六点天差不多已经暗了下来。勇利一个人漫步在沙滩上还是稍微有点冷的,还好美奈子小姐刚才临走的时候给他加了件衣服。


可是这里明明一个人都没有。


"维克托?"勇利喊了两嗓子,然而并没有回应。


"这是什么?"勇利感觉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地上有一个夸张的箭头指着前方,远处似乎有些亮光。


"搞什么?"勇利决定还是先过去看看。


"爸妈?真利姐?美奈子老师你不是回去了吗?诶尤里奥奥塔别克披集克里斯还有光虹leo你们怎么都在这?"走的越近,就能看见越多熟悉的面孔。这令勇利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勇利。"身后传来维克托的声音?


"我觉得这样有点儿老土,但是为了让勇利安心我也只能先这么办了"维克托少见的有点儿窘迫,挠了挠头。"反正大不了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勇利不满意的话,想要多少次都可以。"


周围一圈烟火映的整个沙滩亮如白昼。天空中也绽放大朵大朵的烟花。


勇利被吓的后退一步倒吸了口冷气。
"维...维克托?"


一片火树银花之中,维克托单膝跪在地面上,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
他此刻被明明暗暗的焰火映的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勇利啊,你喜欢我15年了吧。"
"我喜欢勇利才三年。我知道这时间与勇利的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所以我只能更爱勇利,让勇利感觉在这份感情中是我们平等的。"
"开始我是觉得勇利身上有着可能性,有着我所一直想要突破的关键灵感,把勇利当做道具,但是我一直努力否认的是从你在酒会上抱上来的那一刻,我就心动了。"
"除了我很多人也从勇利那里得到了life和love,所以我总是会想,我可能不是最特别的love吧。"
"但是勇利在我这里"他指了指心脏"一直都是最特别的love哦,是那种'一想到是这个人陪我度过余生'就会感觉非常幸福的那种。"
"我没有你完全不行,就像上次你回日本留我一个人在俄国,你看我会忘记好多东西,忘记吃饭,忘记睡觉,忘记刮胡子,忘记换衣服,忘记好多。可是,"他抽抽鼻子,"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忘记爱你。"
"我只是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你好好的。"
"勇利啊,你似乎永远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一个暖暖的身体冲过来抱住了他。


"我一直都知道啊,"勇利闷闷的声音从维克托胸腔处响起"但是我也爱你,并且想比起你认为的要更爱。关于你的一切我都想守护,这个孩子也好,什么也好。"


"勇利... ..."


"嘁。"身后突然传来了不屑的声音。


"尤里奥?"


"我说你们俩到底有完没完啊,这么半天还没进行完,我们围观路人兼群众演员搞定这些东西也很费劲的好不好?"克里斯翻了个白眼然后凹了个造型。


"所以勇利,你可不可以把余生都交给我?"维克托掏出戒指。"不说话我就默认你是答应了。"然后轻轻摘下原来金色的指环,把新的意味着结婚戒指套在原来的地方。


"好了,勇利也来帮我带吧。"维克托把另外一枚塞到勇利手里。


勇利缓慢而坚定的套在了维克托的无名指上。因为太过紧张导致指节发白,整个手都在抖。不过还好最后是带上了。


猝不及防的,一颗温热的泪,掉在维克托的颈窝里。


"我愿意,维恰。"


他们盯着对方,缓缓靠近,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


这样美好的你,怎么会让人舍得拒绝把余生交给你这个棒极了的决定呢?




事实证明,当你在紧张的时候发现身边有人比你紧张的多的时候你竟然可以诡异的冷静下来。


就比如胜生勇利在进入产房之前还有心思去安抚旁边瞬间乱了阵脚的人。
"维克托,我很好,不是很痛,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缺胳膊少腿的迹象,现在停下你的脑子,别瞎想一些有的没的。"


在勇利终于被送进产房的二十分钟后,"维克托,你别转了,坐下来吧。"胜生宽子坐在医院的椅子上忍不住开口。儿婿这副样子实在是令她眼晕。


"是啊维克托你就放心吧,勇利一定会没事的,胜生家这样的传统从来没出现过问题的。"胜生利夫接到"不过话说回来宽子生真利和勇利的时候我也跟维克托现在差不多一样着急。"


维克托现在只希望有点儿什么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他现在不停地思考着勇利在门的背后所承担着的非人苦痛。该死的,这个医院为什么不允许他进产房陪生!!!


"啊!对了!这次会不会是双生子呢?我生真利和勇利的时候就是呢..."宽子一脸憧憬。


这时候产房门打开了,护士走出来,"请问谁是胜生勇利的家属?"


"我是他丈夫。"维克托第一个冲出来。


"恭喜,一对双胞胎,两个男孩子。都很平安。"


"我爱人呢?"维克托显然觉得还是老婆最重要。


"在进行缝合,估计马上就出来了。手术非常的顺利。我从来没有见过Beta生育这样顺利的,速度甚至比部分Omega更快。"护士显然也很喜欢这种态度,她见过太多的人不管产妇的死活一心只想要见孩子。


"那就好..."维克托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张床被推了出来,勇利显然是累极了,强打着精神半睁着眼。


维克托轻柔的吻着他的双眼。"一切都结束了,我伟大的小猪猪,现在可以安心睡了,我会一直陪着你。"


当勇利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维克托正现在窗边抱着两个襁褓,夕阳的光芒透了进来给他镀上了一层温柔的光。


"我的全世界,你醒了?"维克托朝他轻笑。





勇利,你似乎总是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更爱你。






END.




和太太撞梗了于是只能推翻剧情重新来...
这次希望不会和别人撞了再撞我就升天[哭]

评论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