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很懒

【摸鱼/异色亲子分/abo】午夜情人

请来一打憨八嘎:

午夜情人


======


壁炉里的火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暖色的火焰隔着铁栅栏跳动着,火舌舔到了那石头的炉壁,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便收了回去。


黑发的Beta没有动作,背对着卧室的门摆放的椅子所拥有的宽大椅背很好地遮掩了他本就已经努力蜷缩成一团的身体。疲倦让他的眼皮慢慢地合上,似乎是猛地想到了什么,他努力地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揉了揉,动作却把本来身上盖着的那条毛毯给弄掉,落在了地上。那条上面绣着精细花纹,看起来又是那种珍贵的羊毛所编织而成的毛毯,他没有去捡起来,伸出光裸的脚掌踩在上面其实也不是不舒服。


迷迷糊糊之间他没有听见门打开的声音,而脚步的声音也由于那块厚实的地毯而被掩盖得一干二净,什么东西被扔在地上的声音让他猛地惊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另一个男人站在他对面的那把扶手椅旁边,而他正一把扯过那块白色的领巾然后搁在椅背上。动作停下之后,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就这么直直地望进了beta金色的眼睛,两个人对视良久,沉默,没有一个人愿意首先打破这个尴尬的僵局。


“哦,什么事情弄得这么晚?”beta首先开口问道,声音中更多的是困意和带着玩笑的嘲讽,他当然知道之前他去做了什么。宫廷的舞会,所有omega的贵族小姐们都会一反平日里淑女的模样,挤破头撕破脸地努力在这场舞会中得到尚是单身的alpha王子,也就是安德烈·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的赏识,而那些其他的贵族,自然也是寻觅于这些小姐们亮色的裙摆中,找到一个自己所中意的猎物。


“你知道的,应付。父亲对于你没有出席并不高兴。”安德烈说到,他的语气干巴巴的,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情感,可是他盯着那位beta的眼神,却是出人意料的温柔而深情,可是beta轻哼了一声,便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连附和都不愿意多说一句。


Alpha伸出手触碰到了他搁在扶手上的手,后者先是愣了一下,飞快地抽回了手,带着嫌弃的意思抱怨道,“一股香水的味道,给我洗澡去。”


“抱歉抱歉。”alpha带着歉意地笑了笑,一边讪讪地收回了手。


安德烈浸泡在浴缸中,周围的环境实在有些昏暗,点了蜡烛也只能照亮周围的一片光景。他望着头顶慢慢延伸直到一片黑色的穹顶,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刚才的那位beta,想到了他从浴缸中站起的模样,水顺着他沾湿的头发,流过光滑的手臂或是白花花的背脊,或是从指尖滴下,或是淌到他的脚上,然后他,安德烈会跪着捧起,如奉珍宝,然后在上面轻轻落上一吻,亦或是慢慢地舔舐每一寸的皮肤。


就算他是一个beta,也是一个会令所有alpha疯狂而欲罢不能的beta。


回到房间的时候壁炉内的炉火已经被人熄灭了,那立柱大床上所绑着的深红色的华丽幔帐被人放下,床上侧躺着的人无趣地玩弄着刺绣的枕头上所坠着的金色流苏。安德烈已经借着微弱的蜡烛的光线勉强看清了。他很快爬上了那张大床,而那个beta则转过来,靠近他蹭了蹭他的肩头。


他们交换了一个深吻,那位beta已经开始轻轻地喘息了,每一次的呼吸喷在安德烈裸露的上半身上都是一种酷刑折磨。他多想要现在就把眼前的这个那/不/勒/斯美人按倒在床上狠狠地/干/,没错,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开始发胀,头脑叫嚣着驱赶他最后仅存的理智。


“哦,弗拉...弗拉...”他小声地唤着beta的名字,一边拉开了他睡袍上领口所系紧的蝴蝶结,松软的织物滑下了他的肩膀,安德烈很快扑上去,用牙齿轻咬着那一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