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很懒

【维勇】相亲(六)

甜文终结者:

*ABO设定,平权设定
*年龄操作,30岁维克托x27岁勇利
*私设两人之前并未见面
*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喜欢上对方


========================
披集来日本的第二天夜晚,长谷津又下了一场大雪,一打开门,扑面就是一股冷气。
勇利揉了揉鼻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披集举起手机拍照,欢呼一声后就滚进雪里了。
勇利还要铲雪,便准备了一些东西给披集,然后自己拿着工具到院子的另一边清理,等勇利走回披集身边时,就见披集已经捏了好几个仓鼠和熊猫。勇利十分佩服他,能够捏出这些小家伙。
“勇利,我等会和你一起铲雪。”披集拉下口罩,口里呼出热气,他觉得有趣,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在面前摇摇而上的雾。
“我来就好。”勇利蹲下身,他滚了一个雪球给披集,披集准备做一个雪人。
“勇利,你是不是感冒了?”披集听出勇利说话时带着的鼻音,他担心地看着勇利。
勇利压了压鼻子,“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这样了。没关系,家里有药。”勇利没有头疼等症状,应该只是小感冒而已。
披集站起来,拍掉手套上的雪,“勇利不要在外面了,进去吧。”说着,披集就拉起勇利,推着他往屋里走。勇利无奈,也只能顺着披集的力道往前。
“披集,你一个人在外面没关系吗?”
披集摆摆手,想了想,把自己随身带来的仓鼠抱枕塞进勇利的怀里,“勇利太过担心我了,你现在才是应该被照顾的人。”
勇利笑了笑,捏了捏仓鼠的两只耳朵。
披集托着下巴,他想了想,开口问道:“勇利,因为你要陪着我,所以才不能和维克托约会吗?”
勇利失笑,“不是的,维克托也有自己的事情。披集远道而来,我也要尽地主之谊。”
披集明白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猛地扬起笑来,“那勇利要不要让维克托过来?”
勇利:“恩?”
“勇利现在生病了,需要人照顾。”披集说着还点了点头,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可是……姐姐也在家……”而且他只是一个感冒而已,又不是卧病在床。勇利哭笑不得,刚想说话就对上披集期待的目光。
勇利:“……”披集,你只是想见维克托吧。
不,披集是想见你们两个。
勇利犹豫了半晌,还是没有办法拒绝披集,而且,这两天虽然他和维克托有用手机联系,但是没有见面,还是有想念。
勇利心里也爬上了期待。
披集见勇利拿出手机,眼睛都冒出光了,一动不动地盯着勇利看。
勇利:“……”
“勇利?”电话接通了,维克托应该是刚睡醒,声音听起来还带着慵懒的感觉。
勇利抱歉地抿了抿嘴角,“维克托,吵醒你了吗?”
“我已经醒了,马卡钦刚刚把我压醒了。”维克托低声笑着,勇利的耳根也因此染上了红。
“马卡钦。”手机那端传来马卡钦的叫声,声音听起来有些远,“它把我压醒后,又打算睡了。”维克托无奈地说道。
勇利嘴角忍不住弯起来,眼角余光瞄见勇利披集,又赶紧低下头去,“维克托,你……”
“怎么了?”
“你要来我这吗?”勇利说完又急忙解释,“昨晚下了雪,披集问要不要一起来……堆雪。”
披集困惑地指了指自己,他无声地做了“照顾你”三个字的口型。
勇利假装没看明白披集的口型。
勇利听到了拉开窗帘的声音,“好,我马上到。”
“我也想去见勇利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后,勇利才挂断电话。结果一抬头看到的就是披集的愁眉苦脸。
“披集?”
“谈恋爱真好,”披集嘟囔道:“我也想谈恋爱。”
这句话这几天披集已经念了无数次了。
“我要不要也去相亲?”披集趴在桌子上感慨。
勇利没有说话,只是带着温和的笑看着披集。
相亲只是一个方式而已,他的所有情绪都是来自于因为相亲而带给他的人。


披集不让勇利出来院子,他觉得铲雪十分有趣,自己铲了一阵后,还摆了个姿势拍了照片,同时附带了他的雪人。
就在他把照片传上SNS时,院子外出现了一个人。
“你好。”维克托对披集挥手,马卡钦在他的脚边转圈圈。
披集收起手机,走到维克托面前,热情地跟维克托打招呼,“你好,维克托。”
“勇利在屋子里吗?”维克托看着院子里的雪人,眼里的笑意更深。
披集摸摸马卡钦的头,“恩,勇利有些不舒服。”
维克托皱起眉,恰巧勇利拉开门想看看维克托到了吗。勇利见维克托神色严肃地向他走来,愣了一下。
“勇利怎么不和我说生病了的事情。”维克托的手覆在勇利的额头上,没有感觉到热度,这才放下心来。
“我……只是小感冒而已。”勇利穿过维克托的肩膀看到披集抱着马卡钦对他笑,虽然无奈但也认真和维克托解释道:“并没有哪里很难受。”
“这也不行。”维克托转身,对披集说:“麻烦你帮我照顾马卡钦。”然后握着勇利的手往屋子里走,“勇利的房间在哪里?”
“在……”勇利刚要脱口而出,剩下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
虽然勇利已经将海报都收了起来,但是他下意识地不想让维克托进自己的房间,他转口道:“我们去客厅吧,我刚刚就在客厅休息。”
维克托挑了挑眉,他没有追问勇利为什么不去房间,这是勇利的个人隐私问题,而是随着勇利去了客厅。
屋内十分温暖,桌炉内更是暖和得不行,勇利趴在桌子上,连动都不想动,维克托坐在他身旁,好奇地看着屋子内的摆设,勇利又有些不好意思。
“马卡钦也一起来了吗?”勇利记起这件事。
“恩,它不能总在家里。”
维克托顿了顿,又说:“这是第一次来勇利的家里,马卡钦也要过来看看。”
勇利忍不住笑了,维克托摸了摸他的脸,然后转过头,看向门口站着的人。
“姐姐!”勇利后知后觉,吃惊道。
维克托起身,礼貌地对真利姐姐点头,“你好,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真利姐姐靠在门上,她懒懒地看着维克托,“你就是拐走我弟弟的人啊。”从信息素味道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人。
维克托依旧保持着笑容,“是的,我是勇利的男朋友。”
果然不好惹。真利姐姐想道。
“不过你好像……有些眼熟。”真利姐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维克托,她费力地想着,却被勇利打断了思绪,“姐姐,麻烦你帮我拿药来好吗?”
“要不要紧?”
“只是声音变了而已。”勇利笑道。
真利姐姐点点头,去为勇利找医药箱。这时披集也和马卡钦从外面进来了,后面还跟着出外回来的爸爸妈妈。
“您好。”维克托看着爸爸和妈妈,声音更加温和。
妈妈依旧温柔地笑着,他从维克托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正是这段时间勇利身上所有的。
“这是马卡钦。”维克托抚着马卡钦的背,马卡钦对着爸爸和妈妈亲热地摇着尾巴。
妈妈有些惊讶,“这孩子真像小维。”
“小维?”维克托若有所思。
“只是这孩子可比小维大多了。”妈妈怀念道。马卡钦似乎感觉到妈妈的怀念,它上前蹭了蹭妈妈的手。
维克托回头,就见勇利趴在桌子上,脸埋在手臂之间。
爸爸和妈妈将客厅让给维克托和勇利,真利姐姐放下药后,就被披集拉着去外面了。披集临走之前还对勇利比了个心。
马卡钦十分亲近勇利,头枕在勇利的腿上,翻着身体让勇利给它顺毛。
维克托等勇利吃了药后,才点了点勇利的鼻子。
“小维,恩?”
勇利缩了缩脖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的原因,脸上发烫。
维克托捧着勇利的脸,不让他逃走,“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勇利抬手挡在维克托身前,但是他又享受于和维克托的亲近,所以并没有推拒。
“恩?”维克托继续追问。
虽然只是小感冒而已,但是勇利的信息素还是出现了紊乱,更何况现在又与维克托靠得这么近,Alpha的气息将他紧紧地缠绕在一起,这让勇利觉得大脑都出现了迟钝现象。
“是。”勇利突然说道。
维克托扬起嘴角。
勇利只觉得贴在脸庞两侧的手烫得惊人,连带着他的心跳都在加快。他不敢对上维克托的视线,额头上落下的亲吻是助推器。
只可惜这个亲吻被马卡钦给打断了。
马卡钦突然从勇利的腿上抬起头,往维克托的脸上蹭,也想维克托亲亲它。
维克托难得露出无奈地表情,他抱起马卡钦的身体,马卡钦从勇利腿上转移到维克托身侧。
马卡钦对桌子上的甜点很感兴趣,被维克托制止了。勇利看着马卡钦趴在维克托的怀里,心里升起小小的羡慕。
电视节目转到广告,马卡钦也睡着了,半个身体都钻进桌炉里。
勇利将电视地声音调小,和维克托相视而笑。
“等会我们一起去看小维。”维克托说。
勇利笑着点点头。
维克托环住勇利的肩膀,他们之间的距离越缩越小。维克托在勇利亲了一下后,勇利突然小声说:“会传染吗?”
维克托笑了,他耸耸肩,义正言辞地说:“来传染我吧。”
他们的接吻并不激烈,更多的是维克托含着勇利的下唇轻咬吮吸,像是玩闹一样在勇利的嘴角轻吻。就像是染上了亲吻癖一样,时不时地就要贴在一起互相厮磨。
房间里的气味愈发缠绵香甜,令人情动却不感到色情。
在外面堆雪人的披集又一次感叹,他想到谈恋爱了。而一旁的真利姐姐则是想起了在哪里见过维克托了。
披集拿出手机刷SNS,看到维克托有新动态。
维克托拍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勇利应该是睡着了,勇利背对着镜头,他趴在维克托的怀里,靠着维克托的肩膀。维克托微微笑着,眉眼里尽是温柔,马卡钦在旁边翻着肚皮,睡得香甜。


——积雪。


========================
披集:嗨呀!
见家长了见家长了23333
考完高数宛如考试结束,然而还要继续考到十三号2333
给大家笔芯♡

评论

热度(949)